容一條

一个话废的日常,偶尔更点粮吃。最近好像没有什么墙头来着。
@者不處

【薛晓】记得当时年纪小

记得当时年纪小
薛洋 道长
ooc ooc ooc!!!重要的事情说三遍
脑内小剧场 无责任相关
“快!快抓住那个小乞丐,老子一定要打断他的狗腿!”中年粗鄙大汉的声音打破了街上原有的平静。
“诶?!师兄,那个小乞丐怎么了?”年幼的小道士扬起头,抬手指向那小乞丐跑走的方向。
小道士的师兄有些无奈,他怎么可能知道呢,只得认真敷衍道:“可能被那个大汉欺负陷害了吧。”那乞丐瘦瘦小小的,一看就没什么杀伤力,他这样想着。
“诶?!!”小道士有些诧异,随即扬了扬拳头,“那我们一定要去帮他!”说完就向小乞丐跑走的方向追去。
小道士的师兄无奈扶额,只得一同追去。他边跑边想,自己这个小师弟总是怀有一番热忱,五六岁的包子脸上总带着义愤填膺,皱起的包子脸一看就很好捏。刚想回味一下那软软的触感却突然因前面的喧闹回过神来。
“这个小兔崽子居然往我的酒里放巴豆,胆子肥了,看我不把他往死里打。”中年大汉累得气喘如牛,却还是嚣张地吹胡子瞪眼把那小乞丐五花大绑,扔到地上。
“不要,你不要伤害他!”小道士惊呼一声冲上前。
小道士的师兄刚到场,就发现自己那不省心的小师弟挡在那小乞丐的身前,面对着那中年大汉,周围站着一圈好事儿的围观群众。他拨拉开人群,掏出一锭银子,向大汉走去。赔笑道:“这位仁兄,家里小孩儿不省心,给你添麻烦了,这一锭银子还请您笑纳,请多多包涵。”那大汉一看那银子的大小,顿时眉开眼笑,打了个哈哈,挠挠头,恬不知耻地笑道:“哎呀这位道长您太客气了,哈哈,这一次我大人不计小人过,放那小子一马。”说完就哼着小调走了,仿佛刚才凶神恶煞的那个人不是他,周围群众“噫”了一声,纷纷做鸟兽散。
小道士回过身为小乞丐松了绑,替他拍了拍身上的尘土,又扶他起身,解下荷包又从怀中掏出一个青团给他。小乞丐接过,呐呐地低下头,半晌抬头,眼里满是坚毅,“你叫什么?”他突然向小道士发问。
“我叫晓星尘,破晓的晓,星辰的星和光同尘的尘,你呢?”
“我叫薛洋 ”
“薛洋是吗?我会回来看你的!不要忘了我啊,你一定不要在被那个人抓住了啊!”
“好,我答应你。”
那时的一句童言戏语,谁轻信了多年,却终究无法实现,终令谁苦苦等待多年。
人人道七岁看老,而那年七岁,手骨全碎,尾指已失,无法系上月老那早已备好的红线。

评论(2)

热度(1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