容一條

一个话废的日常,偶尔更点粮吃。最近好像没有什么墙头来着。
@者不處


时针与分针重合
不再分开
古老钟楼的敲钟人已不在
唯余日落的霞光兀自徘徊
聚散不断

路过时
嗅到他身上的烟草味
老旧的金属怀表锈迹斑斑
腰间不肯卸下的宝剑
少年已老

未有人踏足的幽谷
魔王的城堡中
恶龙盘踞在那里
僵硬如裸露在雪原的岩石
逐渐风化

评论(2)

热度(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