容一條

一个话废的日常,偶尔更点粮吃。最近好像没有什么墙头来着。
@者不處

一个黑邪段子

那天是圣诞节来着,
街上张灯结彩,灯红酒绿,愣生生将一圣诞节过出了春节的气氛,似乎就差噼里啪啦的鞭炮响儿了。
男人带着圣诞帽,身上却还穿着正装,戴着墨镜,系着黑色的小领结儿,人模人样的等在街口。
一看着熟悉的人影儿过来,立马狗腿儿的迎上前。
“哎哎....这位先生您留步。”
眉眼带笑的青年停住步子
“怎么?”
明明两个字儿,音儿却拖着老长,眉角多了几分不耐。
“哎呦....老婆大人您就饶了小的吧...”
青年眼一斜,眼刀刷得就飞过来,又瞥见周围人奇异的目光,当机立断拽着男人往家走。
“老婆...我错了成么...不该给别人拉琴,今后只给你一个人拉...好么?”
青年额头冒起青筋,男人一看不妙,立马住了嘴。
一进家门口儿,
青年抄起鞋架上的键盘,递给男人,示意他跪在客厅中央,然后又将琴盒抛给男人。自己却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,开口,“十遍...”语气强势不容拒绝。
“啊...老婆,这样不好吧...”
“二十遍....”
男人苦着脸,却努力装作很绅士的样子,仿佛自己站在舞台上一样。
却一本正经的拉着威风堂堂。
青年暗嗤道“老流氓.”
但眉眼之间的幸福似是要溢出来。

p,s建议大家可以去b站搜一搜小提琴版的威风堂堂,个人感觉还挺好听的....还有钢琴 琵琶 二胡 版的....

评论(11)

热度(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