容一條

一个话废的日常,偶尔更点粮吃。最近好像没有什么墙头来着。
@者不處

舰长的段子

段子

   “爸爸,爸爸,这个叔叔是谁啊?”相片覆了一层灰,但依稀可以辨认出是两个男人。他接过女儿递来的相片,另一张脸那般青涩,仿佛已是许多年前了。“他啊,是我以前一个朋友。”“那怎么从没听爸爸提起呢?”他没回答,只是在厨房传来的油烟味里,冲着照片淡然一笑。

   出征的前夜,他和她久久立在窗前。外面的月亮那么圆,那么冷。她双眼微闭,流下一行心碎,“我喜欢这夜晚,是明月携你来到这里,我又恨这明月,今夜,它又要带你一同离去。”他与她相拥,“下一次吧,等下一轮圆月升起,我会回来这里,迎你过门。”

    她在窗前站了好久,看过了好多次月亮的圆满。可他始终没有回来。她知道或许终不会再见,可她不愿放弃诺言。直到老去,直到鬓已雪白,她未嫁,他未归。

    又一年十六,相思已然腐朽。一块孤独的墓碑后面靠着一个男人,他似乎没有了站起来的力气,脸上也一片焦黑,看不清面容。

     “我说过,当圆月再度升起之时,我会回来,娶你过门。”

     “对不起,让你等了这么久。”

     “可是,你为什么不嫁,为什么还记得,我以为…你会放手……”

     一行心碎,滴落在石头上。

   一轮皓月,恍若一朵烟花,炸灭在樱花树下。

这是舰长原创....只可惜舰长没有lof.

评论